设为首页
收藏本页
登录
注册
新闻中心

新闻晨报:公共场所室内禁烟纳入立法 专家释疑执法难点

信息来源: 暂无 发布日期: 2014-06-02 浏览次数:

    “老烟枪”能否忍住?

  问:吸烟久了会成瘾,那么让一个“老烟枪”在公共场所禁烟到底可行吗?
 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倪正茂:事实证明;绝对可行!例如,乘坐高铁,从上海到北京是5个多小时,到更南、更北的地方则耗时更多,而严格地执行了禁烟,还禁得很彻底、很有成效。在他看来,高铁禁烟,并未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,在某种意义上只不过是“吓唬性”的。但是,效果却出奇的好。而通常在非长途高铁之类的公共场所停留的人,极少会超过 四、五小时。所以,只要严格要求,烟瘾特重者也不是不可承受的、更不会因此“揭竿而起”。实际上,只是看政府决心大不大。政府决心大了,烟民必然是“你进我退”,乖乖服从;决心不大,又必然是“你退我进”、“死不改悔”。如此状况,也早已为实践所证明屡试不爽。“因此,我以为,现在就是看政府是否下决心了。”

  追着违法吸烟的罚?

  问:当面对像吸烟这样的“小恶”到底能不能为的时候,中国人通常会这样安慰自己——“法不责众”。由此人们经常这样质疑,认为无烟环境立法难以执行。
   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于秀艳:我并不这么认为。首先,成功实施无烟立法,需要转变执法思路和监督模式。如果立法规定的内容,就是让执法 机关追着每一个违法吸烟的人处罚,这确实难以办到。各国的实践包括国内各地的实践,已经得出结论,为保证无烟场所的实现,不应让执法机关追着吸烟的人后面 罚,而应让每个场所自己负起责任来,贴标识、撤烟灰缸、见吸劝阻。每个场所是其辖区内的第一控烟责任人。立法既要给吸烟的个人课以义务和违法后果,也要给 场所课以义务和违法后果。也就是说,让场所管吸烟的人,行政机关管场所,全社会监督政府。执法机关的主要工作是检查场所是否履行了法定义务,并对违法的场 所做出处理。对于违法吸烟的个人,立法的规定是要使执法机关能够见到违法就可以罚,以增加法律的严肃性和威慑力。这需要下一步的立法修改对此加以考虑。
  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段厚省:比较合适的措施,是先劝阻后惩罚。劝阻时应当突出全面控烟是为了保障非吸烟者的健康、在公共场所抽烟是对他人的不尊重和对他 人健康的漠视等,努力形成吸烟者是基于自己的良知良能,而非外界的粗暴干涉才放弃抽烟的结果,这样不仅能够更有效地劝阻抽烟行为,不引起吸烟者因他人干涉 自己习惯的反感,也通过这样的劝阻来赢得吸烟者本人对控烟的认同,减少其未来在公共场所再吸烟的可能。而对于劝阻无效,吸烟者蛮横无理、漠视他人的,需要 执法部门执行较以往更加严厉的处罚措施。

  全面禁烟能管得住?

  问:对于全面禁烟,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困惑——餐厅里现在设了吸烟区还是有人违规吸烟,全面禁烟能管得住?
   于秀艳:在无烟环境这一问题上,通常思考问题的思路是不适用的。人们总认为做事情不能一刀切,要一步一步来。但是,上海自己的实践已经证明,只在同一空 间中的一部分内禁止吸烟,不仅不能使人免受二手烟侵害,同时也是给执行工作出难题。恰恰是一刀切,同一行业内所有的室内场所都禁止吸烟,信息明确、标准单 一、统一适用、没有例外,在实践中落实起来,才是最容易的。场所不用考虑设吸烟区或吸烟室,检查、执法人员也不用对同一行业的不同场所适用不同标准,增加 工作负担。
  从最近这两年的城市立法来看,长春、唐山、鞍山的政府规章,青岛、深圳的地方性法规,都用不同的方式规定了符合《烟草控制框架公 约》的禁止吸烟的范围:所有的室内公共场所、室内工作场所、公共交通工具(包括等候室),宾馆的客房和机场也不例外,这也是世界上无烟立法的一个趋势。

  为啥不关闭烟草企业?

  问:在谈及禁烟时,烟草企业的角色就显得有些尴尬,作为香烟生产的始作俑者,烟草企业在全民禁烟的活动中该何去何从?
   上海市法学会副秘书长汤啸天:推进公共场所全面禁烟,并不是要求关闭烟草企业,鉴于烟草行业的特殊性,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与烟草行业的继续经营应当做到互不干扰。所谓互不干扰,是指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推行与烟草生产销售同时存在,给民众充分的时间进行选择,但是烟草生产销售企业不能违背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,不得作出与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活动相逆的行为。作为第一步,烟草企业应当顺从世界潮流停止“假公益、真烟草”的广告宣传活动。成年人有选择吸烟的权利,同时,不吸烟者反对被动吸烟的权利更应予以尊重。和谐只有在利益平衡的条件下才能实现,鉴于被动吸烟者处于弱势地位,对烟草企业必须赋予相比较而言较多的义务,正如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序言所说:“需警惕烟草业阻碍或破坏烟草控制工作的任何努力,并需掌握烟草业采取的对烟草控制工作产生负面影响的活动。”
  (晨报记者 于任飞 通讯员 唐琼)

    新闻来源:http://newspaper.jfdaily.com/xwcb/html/2014-05/30/content_38860.htm


地址: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989号 邮政编码:201701 电话 (021)39225000 联系我们
Copyright©上海政法学院 沪ICP备05052051号